当前位置: 澳门新萄京 > 书评随笔 > 正文

短篇随笔:美人族典故(接上)NEW

时间:2019-09-07 15:17来源:书评随笔
摘要 :按说一路上,族长带着以曌和珂罗本就要到雪枫林了,突然族长身子一震,全身失力,就从空中跌落下来。族长奋力护住两个小女孩,却怎么也聚不起灵力,她轻皱着眉,心中猛

摘要: 按说一路上,族长带着以曌和珂罗本就要到雪枫林了,突然族长身子一震,全身失力,就从空中跌落下来。族长奋力护住两个小女孩,却怎么也聚不起灵力,她轻皱着眉,心中猛然一惊:难道虚空灵柱被破坏了?坏了,自己无灵 ...

摘要: 这边丽人族族长因食甚全族十六岁以上的族女都身体不适,因缺月而全身灵力产生自侵,所以族长便命全族到天缺灵殿静修,以祖守清辉圣台产生的微弱守护力帮助众灵女缓解灵力自侵造成的自损,因此除了天缺灵殿,其他地方 ...

摘要: 卜世,你不是说丽人族灵力会大减,与普通人无异的吗 ?怎么她们还这么猛啊?娘的!西门奡一脸愤怒,一边还击丽人族的斗气,一边向旁边的卜世抱怨道。卜世看着己方的尸体越堆越多,也不理会西门,只刷地一下拔出昊天 ...

按说一路上,族长带着以曌和珂罗本就要到雪枫林了,突然族长身子一震,全身失力,就从空中跌落下来。族长奋力护住两个小女孩,却怎么也聚不起灵力,她轻皱着眉,心中猛然一惊:“难道虚空灵柱被破坏了?坏了,自己无灵力支撑,只能等食甚过去再恢复了。可是怎么打开圣地结界啊?”她正独自愁着,忽又听得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心不禁一紧,见是青羽率十一位灵女来了,便稍稍放了些心。青羽见到族长,也不顾礼节了,奔过来抱着族长就哭。族长忙问她:“怎么,紫痕·碧落呢?”青羽哭红了眼,勉强止住泪,回道:“都被抓起来了!呜呜……”青羽也顾不上擦眼泪了,抓着族长的袖子就说:“族长快逃吧!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的!”

这边丽人族族长因食甚全族十六岁以上的族女都身体不适,因缺月而全身灵力产生自侵,所以族长便命全族到天缺灵殿静修,以祖守清辉圣台产生的微弱守护力帮助众灵女缓解灵力自侵造成的自损,因此除了天缺灵殿,其他地方都没人。

“卜世,你不是说丽人族灵力会大减,与普通人无异的吗 ?怎么她们还这么猛啊?娘的!”西门奡一脸愤怒,一边还击丽人族的斗气,一边向旁边的卜世抱怨道。

族长也很想跑,但无奈灵力已耗尽了,这里已是绝路,又打不开结界,有什么办法!很快她们就看到了他们的火把向这边涌来,唯一的出口已经被他们堵住了。族长忍无可忍了,她强撑着身子把以曌·珂罗护在身后,向卜世他们喊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丽人一族本就人口稀少这一代仅传下来了一百四十二人,其中有两个六岁的女孩。澹台以曌自被孕化出来就被尊为族中圣女,她继承的是上一代圣女的灵婴,也就是说她是由上一任圣女的灵婴直接孕化而来的。因此她六岁的童年里充满了族长这些长辈们的宠爱和自然的无忧无虑。另一个女孩叫宁珂罗,其实他本不是丽人族的人。五年前,有一位法力高深的巫师想要以三千童男童女给弱水河献祭。仪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弱水河突然暴涨把剩下的一千五百多名幼童卷入其中,连带着那个巫师和他的众弟子们。被卷的幼童及大人几乎全部被吞噬了,巫师的师弟郄蒙初奋力救出了两个男孩,一个就是后来的与占,另一个不久后迷失了,不知所终。其实弱水噬魂的时候,丽人族也觉察到了,她们在弱水河的另一岸聚合全族灵力以牵制弱水,但无奈那时的弱水已吞噬了大量的灵力,丽人族无法与之抗衡,族长奋尽全力只救得一个一岁的女婴。族长看见她手臂上刺了一个“宁”字,且又生得灵气逼人,便替她取名为“珂罗”。

卜世看着己方的尸体越堆越多,也不理会西门,只“刷”地一下拔出昊天剑,竟直奔星罗台最上面的台柱去了。

端木见她们无计可施了,便稳下心来和她们对话:“把丽人族圣女交出来!我们就撤兵。”

由于以曌与珂同岁,所以两人自小便玩在一起,感情十分好。平时,族长对她们非常严格,不让她们到处乱跑。但今天食甚族长已无暇去管她们两个了。于是以曌十分开心地同珂罗到星罗台去玩。两个小女孩正兴致勃勃地玩着那些虚空魔石,以曌突然看到灵殿方向斗

端木,与占原本在战斗中,看到卜世奔向星罗台,两人顿时热血沸腾 ,打得似乎更起劲了。紫痕·碧落看到有人奔上了星罗台,大骇,立刻也飞向星罗台,想阻止卜世。很快端木·与占冲上来了,三对二,紫痕她们当然打不过了,卜世乘机脱身,一剑劈向台柱。霎时间,台柱像玉般碎成块块小玉屑射向四面八方,同时五彩的流光在空中乱飞,众灵女战斗力瞬时大降。青羽见大势不妙,大喊:“快撤!去圣地!”

族长自然不肯,“这里没有你要的圣女,把我的族人放了!”

焰四射,同时伴随着打斗声和喊叫声。隐仙嬷嬷捂着胸口正向这边跑来。以曌仔细一看,隐仙胸口上分明插着一柄尖利的匕首。她一边跑一边向以曌她们喊道:“快跑!魔鬼……一群魔鬼……来了!”

但貌似已经来不及了,变成普通人的灵女自然很快被抓住了。紫痕本想撤 ,不料被端木一把抓住,成了俘虏,而碧落又被与占拿下了,青羽只带了剩下十一人逃走。

端木听后,一把拽过紫痕,当着众人的面就猥亵起来,与占本想说什么,可是卜世悄悄拦住了他,西门却狐疑道:“怎么我碰不得,他就碰得呐!”紫痕被端木非礼,红通着脸,自是不断挣扎反抗,无奈自己灵力尽失,端木城力气又这样大,当然挣不开,只能任由他肆意亲吻乱摸了。嘴里也只能狠狠地骂:“混蛋!魔鬼!快放开我!”

以曌急忙跑过去扶隐仙,珂罗也去扶她,但见隐仙紫色的血不断淌出,怎么按也按不住,以曌害怕得快哭了,她哭着说:“嬷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族长呢?”

西门奡没抓到一个头,有些不高兴。四人正商量下一步的计划时,忽听得军中一团大乱。西门便冲了过去。只见七八个将士围住一个灵女,灵女双手双脚都被特制的绳索捆住了,那些将士战斗的时候就在觊觎灵女的美色 ,现在捆住了,当然想占为己有。然而一个灵女要分给七八个将士,这可怎么分啊!于是这个拉住灵女的胳膊说:“你们不要跟我抢,她是我先捉到的,当然归我了。”

青羽见状忙用袖子遮住两个孩子的眼睛,少儿不宜呀!族长怔住了,她似乎也没想到这帮男人竟会如此下作龌龊。

“快跑,跑到雪枫林去,”隐仙只剩下一口气了,血不断从她嘴里淌出,她使劲推开以曌,“灵界祖圣树……别管我!快逃!”

另一个立刻轰开他的咸猪手,“什么你的,老子先跟她打的,她是我的。”一把搂过灵女的脖子,灵女趁机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他痛得一声大叫,一把推开灵女,破口大骂:“臭婊子,老子砍了你!”就要拔出剑来砍灵女,又一男的护住灵女,拔剑道:“妈的,敢砍你大爷的女人,爷爷我跟你拼了!”说着两人就要砍起来。西门一剑劈开这两人,大骂道:“糊涂东西,仗还没打完就窝里反,不想活命啦!都给我老实点!”骂完这两人,见军中还有人色色欲动,便跳到一块大石上,喝道:“都给老子听清楚喽!谁要是他妈的敢丢我西门军的脸,老子就阉了谁!”说着扯过那个砍灵女的人,就要阉了他。端木忙飞身过来拦住西门,又向众军道:“ 此次大战,各位兄弟确实辛苦了,然而这些灵女我们不能碰。这样吧,等班师回朝后,本将军承诺,为各位兄弟盘下“温柔乡”和“明月坊”,到时任各位免费消遣。如何?"

端木猥亵了紫痕好一阵子,看了看族长说道:“你再不交出圣女,我就把捉到的一百二十多个灵女全变为欲女!”说着,他就开始扒紫痕的衣服。众将士起先不明白端木什么意思,看到这里几个胆大的也猥亵起灵女来,而后越来越多人模仿。众灵女哇哇大叫,却又无可奈何。西门本想趁机猥亵一下碧落,可是碧落却一个劲地往与占那边躲,想是她看出与占不会和他们一样色吧!西门又不好推开与占去抢碧落,只能干瞪眼。与占似乎有意要护着碧落,卜世则始终冷眼旁观这一切。

以曌手按住着隐仙的伤口,泪不断落下,她看见有一群魔鬼般身着黑色玄甲的男人正往星罗台涌来,族长和青羽?碧落两位姑姑正组织众灵女抵抗,紫痕姑姑边奋力战斗边冲族长喊:“族长,这里有我们,你快带小圣女走!”

众军都在京都呆过,自然知道那两个地方有多赞。先说说这“温柔乡”,其实它真的是个乡,只不过里边住的都是全国各地青楼挑出来的上等姑娘,也就是各分院的花魁,最少有三百位美人呢!“明月坊”则是京都有名的教坊,里边的十二簪,个个色艺双绝。平时只有达官显宦才能出入这两个地方。端木话说完后,那些军士仍然舍不得绑着的灵女。其实也难怪,丽人族灵女美若天仙,谁会舍近求远!于是卜世出马了,他不慌不忙地说道:“诸位听我说,灵女这东西上一次就会损精元,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上的。像尔等身体吃不消的,最多一次,就会因精阳虚亏过甚而死!”|

“好,我答应你。”族长当然不能看着这么多族女的贞洁被这些臭男人给毁了,“不过,你要放了她们。”

族长抬眼一望,以曌正坐在星罗台第二台阶那里和珂罗两个抱着隐仙哭,她又看了看面前,重兵包围,圈子正在缩小,敌众我寡,众灵女拼死顽抗才使他们过不来,而青羽?紫痕灵力已近顶峰,怕也撑不了多久,便决定先让众灵女顶一阵子,自己带以曌先走,随后再杀回来帮她们脱身。于是族长果断飞身奔向以曌,拉了以曌,本想就此奔去,回身看了看珂罗,叹了一口气,腾出左手抓住珂罗的手,向绝穹谷飞去了。

诸死士听后面面相觑 ,不知该不该听话放弃。忽然那个被灵女咬了一口的人脖子上的伤口血不断溢出,溢出的精血被迅速吸入到那名灵女体内,灵女周身立刻变成了紫色,“啊!”一声凄号之后,灵女已变成魔女,挣脱束缚后,在军中乱杀起来。吸了精元的灵女似乎疯掉了,十七八个军士一起上都挡不住,最后还是卜世用灵咒封住了她。诸军回头一看,被吸的那人早已只剩一层皮包骨了,死掉了。

端木看到族长妥协了,便放开了紫痕,又令将士放开众灵女。族长把珂罗推出来,道:“这就是你们要的圣女,宁珂罗!”

诸军倒吸一口凉气, 纷纷站得离那群灵女远远的。

卜世看着另一个躲在青羽身后的小女孩,平静地说道:“我们要另一个女孩。”

卜世心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于是就命人押着那一百二十多个灵女向绝穹谷进发。走的路上,西门 特特地蹭到卜世身边,悄悄问道:“这丽人族真的上了会死人啊?”说着,他还拿眼偷偷瞟了瞟与占押着的碧落,碧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立马收回了色眯眯的目光,仿佛碧落吸了他精元似的。

族长心中一颤:“难道他识破了?”可又不得不把以曌拽出来,又说道:“这是澹台以曌,只是普通的灵女罢了,你要就带走好了。”把以曌往前一送。

卜世看他这个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将军想上啊?”见 西门先点点头,而后又猛烈地摇头,卜世忍不住笑道:“食色性也!不过以将军这四十多岁的非处子之身,莫说上了,多独处闻闻香恐怕都会虚脱啊!”与占·端木听了,知道这是在调侃西门,却不戳破,笑而不语。

这下,卜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万一要错了,那可就亏大了,死了那么多兵士,还耗了这么多心力。”与占看出了卜世的为难,便向他义父建议道:“圣女必在两个小女孩之中,要不把两个都带走!”卜世犹豫了一下,想到时间不多了,食甚过后就没有机会了,于是,他做出了决定:“我们要这两个女孩。”

一路上,西门垂头丧气地跟在队伍后面,似乎美梦破碎,怅然若失。 

“不行,只能带走一个!”族长想赌一把。

“不行?那就不要怪我……”端木又搂过紫痕猥亵起来,众将也动起手来,就像开百人猥亵大会一样。

族长这回是真的无计可施了,只能同意两个都带走。族长把珂罗以曌拉到身边,俯下身子,在两人的额头上各深深地吻了一下,却又在以曌耳边轻轻说道:“以曌,你记着,你是丽人族的圣女,所以一定要守住自身贞洁,你在人界要学会藏住自己的身份,唯有这样我才可以把你带回来,十年后,我就去接你!”又对珂罗轻声说道:“珂罗,我一直不清楚你的身世,但我一直把你视为丽人族的一份子。你和以曌从小在一块儿,亲如姐妹。我希望你能帮她瞒住圣女身份。答应我,好吗?”珂罗点点头。族长又把以曌珂罗的手握在一起,向两人说道:“以后吧,你们要相互关照,你们要永远像姐妹一样,好好照顾自己……”

西门听得不耐烦了:“讲完了没有?”卜世看着阵盘,也担心再拖下去会有变故,便说道:“请把圣女交给我们吧。”

族长抬头看了看卜世,伸出手指着他道:“你,过来!”

卜世以为是去领圣女,便想也没想就过去了。谁知卜世过去后,族长一把扯过卜世,在他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端木与占想去就他,拔出剑,架在族长的玉肩上,卜世忙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妄动,自己却一声不吭,任由族长吸食他的精元,族长这时却推开了卜世,率着众灵女往雪枫林去了,只留下两个小女孩。

“哼!”卜世望着族长冷艳的背影冷笑了一下,随即走过去抱起以曌,与占跟着抱起了珂罗。剩下的三百多死士便快速往回撤。

等他们撤出弱水后,食甚恰好结束。空中一轮缺月渐渐地充盈起来。卜世把小女孩安置在自己的营帐内,与占照顾着她们。卜世本想休息一下,可不知怎么地胸口竟隐隐痛了起来,他便打坐,本想休整下,但脑海中却总浮现出族长那张冷艳到极致的脸,还有她红艳的唇贴在自己脖子上火热的感觉,想到这,卜世只觉得体内真气乱窜,身体简直要爆炸了,他怎么念咒,怎么平息都不管用。“难道我动了凡念,走火入魔了吗?”卜世心中犯疑,却不肯在与占面前说破,便竭力抑制住体内真气流转。

话说,端木这边也不好受。回来以后,脑海里就总浮现出自己猥亵紫痕的画面,全身燥热得受不了。他只能翻出兵书来看,却一行字也看不下去,便用端木家传玄功来调息自己的脉息,调了一个多钟头,感觉好些了,便打算去睡觉。可刚躺下,又想起紫痕绝美的脸,柔软的腰,细腻的带着独特迷人香气的冰肌,火辣的唇……“啊,受不了啦!”他大嚷道,便坐起来又练玄功。如此折腾几番,端木已经精疲力竭了。

对这两个男人,哦不,是一百二十多个男人来说,真是难熬的一夜啊……?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短篇随笔:美人族典故(接上)NEW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