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澳门新萄京 > 故事寓言 > 正文

我只是偶尔感叹一下

时间:2019-07-10 16:37来源:故事寓言
自我记事起,父亲就很少说话。他每天从地里干完活,拖着一条瘸腿回到家,便坐在板凳上抽烟,烟味儿很呛人。他几乎没有抱过我,那张脸总让我想起下暴雨时的阴云。夜夜我都在呛

自我记事起,父亲就很少说话。他每天从地里干完活,拖着一条瘸腿回到家,便坐在板凳上抽烟,烟味儿很呛人。他几乎没有抱过我,那张脸总让我想起下暴雨时的阴云。夜夜我都在呛人的烟雾中睡去,去编织自己有个高大威武会笑的父亲梦,可是第二天醒来,一切依旧让人失望。 于是便想早点儿离开家。13岁时,我就去老远的地方上中学,我们上学都是自带干粮。由于气候的缘故,这些干粮只能吃3天,后3天就由家长送到学校。第一个周三,我急不可待地在教导处的人群中寻找母亲。突然,我看到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面孔,是父亲!他已被挤到一个墙角,双手艰难地举着一个鼓鼓的粗布包。擦身而过的几个女同学向我斜了一眼,笑着离开。我低下头躲到一边,等空荡荡的教导处只剩下父亲一个人时,我才慌慌张张地进去。想好要叫爸的,到了他面前竟没有了勇气,嘴只是张了张。父亲见到我,显得有点儿尴尬,含含糊糊地说是母亲让他来的,他也很想来看看我。本来我想说些什么的,可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然后,父亲拖着一条瘸腿摇摇晃晃地走了。 星期天回到家,我告诉父亲,你的腿不方便,以后就不要到学校去了,在校门外的路口等就行。他没有说什么,默默地出去了。后来他再也没到过学校,只将干粮送到路口,让我去拿。有一次,天下起了大雨,下了整整一天没有停,下午还刮起了大风。我躲在宿舍里出不去,只能眼巴巴地盯着窗外长长的雨柱,肚子饿得咕咕叫。天快黑时,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教导处门口,我一下子认出来了,是父亲!他全身湿透了,到处是泥,已分辨不出绿色解放鞋的颜色了。他的身体不住地哆嗦,一只手拄着沾满泥巴的棍子,另一只手紧紧地把布包挟在腋下。接过带着父亲体温的干干净净的粗布包,我想大声地叫声爸,可发出的声音却小得可怜。父亲似乎听到了,脸上闪过一丝微笑,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父亲笑。 工作后,我始终想为父亲做些什么,尽尽做子女的义务。日复一日,不知是一直想不出个好主意,还是为了忙于个人的小巢而一拖再拖,总也没有付诸实施。一天,老家突然捎信来,说父亲病得厉害,危在旦夕。我这才感到严重起来,顾不上准备,慌忙往老家赶去。到家的时候,父亲已不能言语了。我伏在他的身边,含着泪叫了声爸,他这才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多少年过去了,世事如烟,但父亲的身影,那张很真切很温馨的笑脸,却像是大浪淘过的金子,灿灿地沉淀下来,晶莹闪烁,照亮我的人生。


澳门新萄京59533com 1

16年炎热的夏天,我回了老家,回到了那个从小爬树钓虾,调皮捣蛋的地方。在我坐火车回家的路上,我碰到一对父子,坐我对面。我忘着对面那位父亲,我想到了我的父亲。

(1)被云遮住的太阳该如何发光?

我爸爸175左右吧,不算高也不算矮。在年轻的时候那也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我曾经问过我爸为什么会娶我妈(严重声明此处没有贬低我家母上大人),我爸的回答是眼瞎。

你们知道那种从天堂跌落地狱的感觉吗?你所拥有的一切在一瞬间化为乌有,那些你曾用汗水换来的成果也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本以为还有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家人与朋友,可你又即将与他们分离。

嗯,继续回到我父亲身上,我爸爸很温柔,没说假话,我爸爸从小到大没对我动过手。基本口头教育,动手都是我妈解决。

     我叫阳暖暖,之所以会叫这个名字是因为父母希望我今后能像太阳般发光发热,温暖身边的人,能热情、乐观的对待每一件事。在两个月前,我都在努力的朝着父母所希望的方向成长着,乐观,开朗,活泼,爱笑,成绩不错,还有特别疼爱我的父母。长相虽然算不上美艳,但却很舒服,对,舒服。朋友们总说看着我就觉得特别舒服,特别想靠近我。

我总是说我找男朋友就找我爸爸这样的。父亲在家看家庭伦理剧,觉得很伤心,想以后女儿嫁人了怎么办?会不会受欺负,以后会嫁个什么样的男人?我已经能预想在我结婚的时候我爸爸可能会哭的场景了。

    可人生不会一直那么顺利,生活也难免会有磕磕碰碰。两年前,父亲的公司倒闭了,欠下了许多外债,他抛下我和母亲,一个人只身去了北方。也许,是因为这个城市和父亲一样寒冷,没有人情味吧,所以父亲才能在那里停留那么久,从未和我们有过联系。家里的积蓄大多都用来还债了,可即使是这样,父亲欠下的那些债务也仍然没能还清。那些债主经常会来逼我和妈妈,很长一段日子的担惊受怕后,我和母亲离开了那个家,离开了那个充满了我们和父亲回忆的家。母亲开始打些零工,而我也住进了学校。

我们家的理论是,别人家女儿胖就是丑,自己家就是可爱,自己家是最好的。别笑,你们家肯定有这样的时候。

    一向乐观的我很快就走出了父亲离开我们的阴影,和母亲相依为命倒也过得安稳,再加上成绩也有所起色,我也没那么难过了。但两个月前的高考,我发挥失常了,平时成绩十分稳定的我在高考时竟然发挥失常了,说不难受是假的,那几天我心情十分低落,每天晚上都哭的稀里哗啦的。我想,母亲一定比我更难受吧,丈夫欠下高额债务后一声不吭的离开了自己,平日里乐观的女儿如今却每天都浑浑噩噩,她又怎么会不难受呢?可我做不到强颜欢笑去安慰母亲,只能任凭母亲的头发在一夜间花白,容颜在一瞬间苍老。

“你看谁谁谁太胖了,不好看”

  填完志愿后我离开了那个我曾生活了17年的城市,离开了那个充满我笑容与泪水的城市。带着那份回忆,我启程了,离开了那个城市,也离开了那个城市里的亲人与朋友,只身一人去了南方的城市,听说那个南方小镇四季如春,人也友善。可现实总是事与愿违,我的确去了温暖的南方,可我却在那座南方小镇的一个特别偏僻的地方上学,那里除了学校以外荒无人烟,去趟市区得花费近一个上午的时间。

“爸,我呢?”

  曾经的我很乐观,如今的我,很想乐观。

“嗯,你这样挺好,不胖”

(2)即使是被遮住的太阳也想努力发光。

我很感谢,我能成为我爸爸的女儿,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很感谢他在上辈子遇见了我这个情人。尽管没有很富裕的生活,但我爸爸给了我衣食无忧的日子,也是从小被我爸爸宠坏的姑娘。我爸爸常说最怕听见我拖着嗓子撒娇喊爸爸,因为这就是我压榨他的开始。我在我们家要买什么都是从我爸先下手,因为我爸爸最温柔呀。

坐了一上午的车才到达那个我即将生活至少四年的大学,学长学姐们因忙碌了一上午而失去了热情,疲惫与不耐都写在脸上,我也不好去麻烦他们,询问完大致的流程后一个人拧着笨重的行李箱在校园里兜兜转转。等到所有事情都安顿好后已经是夕阳西下了,本约好一起吃饭的室友却因临时有事而留我一人在寝室。

可是我长得太快,突然意识到的时候爸爸已经老了。在我还不经意的撒娇的时候,我的爸爸已经悄悄白了头,已经步入了五十岁的人生。一想到他可能有一天会离开我,我就忍不住哭。我每次都不愿去想这个事,只希望时间慢些走,不求人生大富大贵,只求爸妈健康平安。

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安静而自在。理了理思绪,和母亲煲了个电话粥,最终还是扛不住饥饿,一个人去了食堂。即使此时已是傍晚,但食堂里的人数仍不见少。我只得拖着疲惫的身躯朝那长长的队伍走去,听着邻队男孩的谈话与感慨,倒也不觉得无聊。打饭时不经意间看到食堂阿姨将一份带有发丝的饭菜打入邻座男孩的碗里,男孩看到了却不嫌弃,似乎丝毫都不介意,仍然接过了饭菜。不知是因为太疲惫,还是因为忘不了那根发丝,我着实没什么胃口,饭菜只吃了几口便全倒掉了。

在我还没有能力给他们买那些消费品的时候,我只能跟自己说,再等等,等我赚更多钱。其实想想很心酸,我之前想要买什么,父母都是会满足,但现在你真正自己赚钱的时候才发现,每一分钱都不容易,但父母为了你确是毫不犹豫。

都说深夜最适合多愁善感,想起自己最近的经历,心中也不免徒增感伤,最后伴随着眼泪进入了梦想。我不喜欢这个学校,一点儿也不。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尽管气候炎热,可我的心却一点儿也不温暖。

我爸爸是个很节省的人,就拿吃来说,我每次买了零食问我爸爸吃不吃,我爸爸的回答永远是不吃。每次去逛超市,总是带着我逛零食区,问我这个要不要,那个也拿几袋吧 是不是不够吃啊,多拿几包。

我本以为即使发挥失常,但我在这个学校仍然是十分优秀的,可这种想法在我和同学们见面后早已化为乌有,强中自有强中手,我的成绩在院系里也只能排个中上游。更为重要的是,即使是那些成绩不够好的人,他们也有自己的独到见解,有着自己擅长的地方。好像只有自己,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会。似乎,更难过了呢!

我爸爸的父爱表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而且我爸爸也不是那种不以言表的性格,他会直接跟我表达他很爱我。我们基本上三天必打一个电话,超过三天我爸爸就会打电话找我说问什么那么久不给他打电话(是不是有点小粘人)。我们家没有严厉的父亲,只有严厉的母亲(哈哈)。

在这所大学里,我似乎习惯了安静。习惯了沉默,习惯了独处。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课,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做那些曾经从不会一个人做的事。我也渐渐的习惯了一个男孩的身影,那个毫不介意自己碗里有发丝的男孩。我总能在学校遇见他,在食堂,在操场,在超市……

谢谢你成为我的爸爸。是不是很开心当年生了这么可爱的我。

他和我是那样的相同,又是那样的不同。相同的是,他和我一样总是形单影只,而不同的是,他总是眉眼带笑,似乎从没有什么烦心事,可我,却连微笑都少有。每次看到他,都会被他的笑容感染,觉得身边的一切似乎都美好了起来。

(3)暖阳永远暖洋洋。

即使我和他已经见过很多次面,和可我和他真正相识却是在选社团时,我和他都报了书法社,那时我正在社团招新的地方填写自己的基础信息,他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笑着对我说:“你的字迹真漂亮,现在能把楷书写这么好看的人已经很少见了。”我惊讶的看着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嗯,谢谢。”一个简单明了的回复让我们陷入了尴尬,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时间静默了三秒,我落荒而逃。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跑,大概,是不想让他认识如今的自己吧,不想让他知道我的自卑,不想让他知道我的悲伤,不想让他认识如此糟糕的自己。可命运似乎总是在和我作对,你越是想躲避一个人,上天却越是安排你们相遇。书法协会要求每个人都参加见面会,美曰其名彼此熟悉。我有坐在窗边的习惯,所以先于他去做自我介绍。像是恢复了曾经的模样,从容,自信,大方,嫣然一笑。“大家好,我是来自艺术学院的阳暖暖,我认为我是一个像暖阳般的人,也许你们现在还没有发现,但是我相信你们以后一定会喜欢我这个小太阳的,嘿嘿。”有人鼓掌,有人欢笑,但这些都不及他微笑着的注视,一眼万年。

他的自我介绍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带着笑容,语气愉悦:“我呢,是来自体育学院的夏书墨,夏天的夏,书法的书,笔墨纸砚的墨,我觉得我的名字就是为书法协会量身制作的,哈哈。不过你们千万不要觉得我本人会像我的名字那样温文儒雅,其实我就是个糙汉子。”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大家都被他的自我介绍给逗乐了,我也不例外,似乎,很久都没这么纯粹的笑过了呢,大笑的感觉,真好!

自我介绍后大家闲聊着,相互开着玩笑。我喜欢书法协会,它让我有了家的感觉,也让我……有了喜欢的人。嗯,我想我大概喜欢上夏书墨了,喜欢上了那个活泼开朗爱笑的男孩子。看见他,我会开心,会有点小激动,还会心跳加速。

“暖阳。”好像有人在叫我,我回过头,看着夏书墨笑眯眯的双眼。“你笑起来挺好看的,你应该多笑笑。”夏书墨很认真的对我说。我们相互注视着,他的眼睛很亮,炯炯有神。“你怎么知道我的笑容很少?”我微笑着看着他。如果我没记错,我们刚刚才相互认识而已。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问,手足无措地看着我,而我也不打算就这么算了,也静静的看着他。

过了许久,大家都离开了,他朝我走过来,似乎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也许你并没有注意,其实我们很久之前就见过面了,开学那天,你一个人拿着很大的行李箱在学校闲逛,我当时觉得很有趣就多看了你几眼。”我并不想打断他,他看着我一直沉默着,也就继续往下讲了:“后来我们经常会在食堂,操场,或是学校的某个角落遇见。可你大多时候都是板着脸的,走路时也只注视着前方,似乎周遭的一切都与你无关。那时候我就在想,你笑起来一定很好看,今天,你果然证实了我的想法。”他不好意思地笑着看着我,眼睛闪闪发亮。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拧着行李箱很有趣?”我十分不解。

“一个新生拧着那么大的行李箱不是先回宿舍而是一直在校园闲逛你不会觉得很好奇、很有趣吗?”他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我。

“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在闲逛的?”我并没有被他的理由说服。

“你那时走路慢悠悠的,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而且我还在同一个地方看到了你好几次,难道你不是在闲逛吗?”他似乎对他的分析很满意。

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我迷路了,当时在用手机导航。”我哭笑不得。

澳门新萄京59533com ,我和他之间陷入了莫名的尴尬中,我们很久都没有再交谈,但我却很享受这样的时光,安静地看着他微红的脸,如果时间能永远停在这一刻该多好。

(4)风雨后会有阳光和彩虹。

后来,我和夏书墨见面的时间越发的多了起来,我们也渐渐了解了彼此。可能是受到了他的影响吧,我的笑容愈发地多了起来,夏书墨不仅阳光开朗,还很有趣。他经常会给我讲一些好玩的事和有趣的经历,逗得我咧嘴大笑,而他似乎也对我的笑容感到很满意,常常会打趣道:“阳暖暖,我觉得你越来越像个小太阳了!”

我们有多了解彼此呢?只要他一个笑容,我就能辨别出他是发自内心的快乐还是强颜欢笑。而他也知道我所有的喜好和所有的习惯。因为夏书墨,我爱上了这个校园,爱上了这个小镇,也爱上了爱笑的自己。这个小镇有友善的同学,有美丽的校园,有温暖的气候,有我逐渐变优秀的印记,更有我深爱着的那个男孩。

此后和母亲的通话再也不是简单地报平安了。我会告诉母亲学校的天空很漂亮,学校的同学友好又善良,学校的食堂便宜又好吃,学校的生活很充实也很丰富。母亲对我的变化感到很惊喜,她也会和我分享她的经历,说她遇到了一个很好的上司,对她很体谅;会告诉我她又涨了工资,让我不要太节俭,想吃什么就去买。我们都很默契的,没有提到父亲。

可我知道,不提起不代表不想念。每次我经过沙县小吃,都会想起父亲,他曾和我一起抱怨过这家小吃的肉太少,也曾坐在我身旁安静地聆听着我的喜怒哀乐。当我看到其他同学和父亲在一起时,我也会红了眼眶,还记得高中住宿时,我的父亲也曾不远万里来到我身边对我嘘寒问暖,努力地为我将寝室营造出家的感觉。可曾经那么爱我的父亲,怎么就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呢?其实我早就不责怪父亲了,钱没了,再赚就好了啊。我相信母亲一定也和我一样,思念着她的丈夫。

后来的后来,一切步入正轨,趋于平淡。我和夏书墨关系虽好却从不逾越那条鸿沟,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母亲在一次通话中问我:“你还怪你父亲吗?”我不知道多年未提及父亲的母亲为何突然这么问,但我还是把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告诉了母亲。“妈,其实我早就不怪他了,每个人都会犯错,而每个人,也都应该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你们经常教导我,犯错不是什么大事,只要知错能改就好了。而且,我相信爸爸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会这么做的。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将一直憋在心底的话说出来以后,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好多。

母亲沉默了一会,哽咽着说:“暖暖,你爸昨天联系我了。”听到这里,我的心突然紧了紧,不知该说些什么,也不知能说些什么。母亲接着说:“你爸开公司时找高利贷借过钱,可后来公司倒了,那些放高利贷的就来找他,说如果你爸不还钱就会找人去学校堵你,你爸便和他们协商,他去北方帮他们工作抵债,让他们别来骚扰我们。可他们食言了,你爸去了北方后他们便将你爸关起来打了一顿。还来威胁我,说如果不还钱就杀了你爸爸,还不让我报警,而且我们娘俩也不会安全。于是我四处借钱,可仍没还清债务,最后你爸爸以死相逼,说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情,那那些放高利贷的人也不可能再拿到钱,他们才放了你爸爸,但仍然没有让他离开北方,还特意派了人监视你爸爸。后来我也和你爸爸断了联系,我以为他真的出事了,就没敢让你知道,毕竟有个念想总是好的。你爸爸昨天给我打了电话,说他还清了钱,也报了警,终于得以脱身,终于……可以和我们相聚了。”

你知道吗?在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时必然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在我以为我注定会在这个学校孤独下去的时候上帝将夏书墨带到了我身边,当我以为再也见不到父亲时上帝又突然将父亲送到我身边,而当我以为我的生活陷入谷底时才发现,其实自己特别幸福,不仅能被父母疼爱并挂念着,而且还有夏书墨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妈,阳光总在风雨后。”纵使心中千言万语,但说出口的却不过八字而已。大概也只有这八个字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了吧。

(5)黑夜里没有阳光。

父亲回家后我去见了他一次,他比以前更瘦了,也更憔悴了。可如今的他却比从前更有责任感,更贴心了,看到他和母亲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地好,我的眼眶不禁湿润了,时间可以带走岁月和容貌,却带不走我们的真心。父亲就像从未离开过我们那般,为了让我和母亲过上好日子,他更是拼了命地工作。其实,这样也挺好,这个家终于不再冷清了。

回到学校后,我感觉我的心情从未如此愉悦过,看谁都好看,看什么都可爱,正所谓风景并没有多大的喜怒哀乐,有喜怒哀乐的只是看风景的人罢了,你是什么心态,就会看见怎样的风景。

“暖阳,最近怎么这么开心?”会称呼我暖阳的在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那个人便是夏书墨。他说我笑起来就像一个能温暖人心的太阳,又加上我本来就叫做阳暖暖,于是暖阳这个称呼就落在我头上了。

“为什么不开心呢?”我笑眯眯地看着夏书墨:“风在,大地在,天空在,你也在,我有什么理由不开心?”

“暖阳。”夏书墨突然一本正经地看着我。

“嗯?”我不明所以。

“做我女朋友吧。”眼前这个大男孩眼睛里有着星辰大海,异常闪耀,真好看呢!

“书墨,我要出国了。”我满怀歉意与不舍:“出国回来前,我不想谈恋爱。如果你真的喜欢我,那就等我回来吧。”父亲回来前我就在考虑出国的问题,早已和几位教授谈好了,只是之前因为学费与生活费而发愁,现在父亲回来了,家里也步入了正轨,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呢?最重要的是,我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夏书墨,也不知道夏书墨对我的爱究竟有多深,而这些问题,我想交给时间来检验,日久见人心。

“那你……要去多久?”

“一年。”

“我一定等你回来!”男孩眼中的光芒愈发明亮了。

(6)太阳总会照常升起。

一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

学习的时候觉得时间悄无声息地就溜走了,可当你想念一个人的时候,每一秒都度日如年。

翻翻日历才发现,原来我竟离开了大半年了,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里,我发现自己竟愈发想念起夏书墨来,吃饭时会想他,逛街时会想他,看到天空时会想他,可我从未联系过他,不是不想听他的声音,只是太害怕自己会沦陷,会忍不住回去。

日子仍旧一天天地在流逝,我也差不多该启程回国了,这次回去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想偷偷地看看,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那些我在乎的人究竟过得怎么样。

我是凌晨下的飞机,凌晨的中国比凌晨的芝加哥要暖和许多,穿着薄薄的单衣倒也觉得舒适,大概是时差问题吧,我现在没有任何倦意,回到酒店洗了个澡就上街游荡了,在美国的这个点我是绝对不敢出门的,那里极度没有安全感,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下一秒是否还存活于世,但中国不一样,在这片和平的土地上,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当然,前提是你不触犯任何法律。

凌晨的城市也有它独特的美,大部分人都已经入睡了,城市很寂静,但不压抑。不知道夏书墨现在在哪个城市,做些什么工作,身边又有谁,他会像我想念他一样想念我吗?深夜总是让人多愁善感。

第二天一早我便拖着行李箱踏上了回家的征途,踩着故乡的土地,呼吸着故乡的空气,沐浴着故乡的阳光,享受着故乡的春风,这种感觉真好。我到家时家里空无一人,大概都去上班了吧,家里和我离开时一样干净整洁,冰箱里还是我喜欢吃的菜,而我的房间,竟没有一丝灰尘,母亲和父亲一定很想念我吧,比我想念他们还要想念我。越长大就越发觉得,最离不开的还是家人,不求别的,只要我们的家人都无痛无病无灾,身体健康就很好了。

我去买了父母爱吃的菜,做了一桌子好吃的,期待着我们的团聚。在美国的这些日子里,我的厨艺可是很有长进呢!因为害怕吃快餐会长胖,所以每次我都是自己做饭。

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我赶紧跑到卧室躲着,从门缝处看着父母的一举一动。父母看了眼桌上的菜,湿润着眼眶喊我的名字,本来没有哭的我也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飞奔出去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熊抱。“爸,妈,我回来了!”我哽咽着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爸妈一直重复。

再见到夏书墨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因为我去美国后再也没有和他联系过,所以找到他的所在地真的不太简单。他还居住在我们曾经上过学的南方小镇,在那座南方小镇最繁华的地方工作,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他似乎又长高了一些,却也更瘦了,五官更立体了,笑起来还是一样温暖人心。只是不知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他有没有想我。一定想吧,因为他可是我的夏书墨啊!那个陪我度过人生中最困难的时光的夏书墨,一定是想念我的!

看到夏书墨从写字楼出来,我放下手中的奶茶,迎着夕阳向他走去,面带微笑,正如那天我在他面前做自我介绍那般,自信、端庄、大方。

“好久不见。”我说

他愣了好久,笑着回应:“欢迎回来。”

后来,我们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留在了温暖的南方小镇,这里有四季如春的季节,有友善的人们,有无与伦比的天空,还有我爱的夏书墨。

你是谁,你就会遇见谁,你眼里有美,所以你的世界有美,你的心中有爱,所以你的世界充满爱,你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也终将会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幸福不会遗漏任何人,迟早有一天它会找到你。

编辑:故事寓言 本文来源:我只是偶尔感叹一下

关键词: